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其自然GG的博客

交流 分享

 
 
 

日志

 
 

转载:陕西省商洛市博物馆刘作鹏的自述  

2016-12-25 14:4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因阻止开发商在大云寺保护区开发商铺 被多次调查的自述 
                   —— 陕西省商洛市博物馆 刘作鹏 

 我叫刘作鹏,今年57岁,现任商洛市博物馆长。我任博物馆长两年中,因为忠实执行了习总书记文物保护指示,坚守了《文物保护法》,阻止了开发商在大云寺保护区开发商铺,得罪了开发商和利益攸关者。从2014年底开始,多次被公安、组织、纪检、检查等部门调查,现将经过自述如下:  
2014年7月10日,我到博物馆任职前,宣传部长给我谈话说,你是宣传部出去的干部,大云寺被开发商侵占,你要守土有责。7月11日,我到博物馆时,看到大云寺临街2亩多土地被隔墙隔了出去,已被挖成3米深的大坑。了解情况时,副馆长拿出一张西街开发商陕西凯华公司制作的《陕西省商洛市西街片区旧城改造(西街步行街)项目总平面图》,会审栏规委会主任栏中赫然写着时任市长的大名,我感到问题严重。我查阅了陕政发(1992)35号文件、《文物保护法》、《商洛市城市总体规划》和省文物局关于西街旧城改造的意见、督察函。对照这些法律和文件,我认为这个规划平面图是违法的。7月中旬,我向市政府递交了《关于恳求尽快制止侵占大云寺保护区的紧急报告》,恳请政府依法行政,保护好全国唯一现存完整的珍贵文化遗产大云寺。  
8月中旬,博物馆离休干部陈良和在网上发了《破坏大云寺大事记》。 8月底,新华社陕西分社记者到博物馆采访,我接受了采访,并如实反映了情况。新华内参9月上旬发了批评报道,白阿莹副省长批示恢复大云寺原貌,博物馆收回了被开发商分割出去的保护土地。  
10月份,不知谁在网上发了一个关于破坏大云寺的帖子,贴中说某领导是商洛有史以来“心灵比外表更为丑恶”的人。我当时并没有看到,事过很长时间才听说。  
10月底,宣传部让我回去开座谈会,我借机邀请部长到博物馆指导工作,部长说,市长说你不懂政治规矩,谁还敢去?我感到问题严重。后来,就不断听到,我不和政府保持一致,不换脑子就要换人。 
 2014年底,商州区公安分局刑事侦查中队两位警官到博物馆调查,我不知道所为何事。问话中得知警察是调查网贴而来。先调查陈老的帖子是谁写的、谁发的。陈老说他自己写的,让一个朋友发的。我让警察查我的电脑,他不查。警官说,还有个帖子侮辱主要领导,你知道谁发的?我说不知道,怎么侮辱领导。警官说,帖子里说领导外貌丑恶这不是侮辱是什么?我说看到了这个帖子,没见有外貌这个表述啊?警察说,外表不是外貌是什么?我说,这里有《现代汉语词典》,请你自己查查。外表是指物体和人的外在表现,物体的形状、颜色,人的行为、语言、着装、气质都属于外表。我个人理解,中央倡导守法为荣,违法可耻。大云寺历经数百年历史,无论是封建社会的地方官,还是建国以后商洛历届政府领导都在保护,而政府某人不仅不保护,还批准开发商在大云寺保护区违法建设,嘴上同中央保持一致,私下背道而驰,这算不算可耻和丑恶?警察无功而返。  
2015年下半年,有知情者告诉我,某人要求组织部长和书记免我博物馆长职务,因为部长和书记坚持原则,最终没有免。 
 2015年11月底,开发商在大云寺围墙外开挖商铺房基,我向市文物局领导反映情况,局长给我发信息说:“大云寺是博物馆管理的,你们守土有责、守土负责!”我在无奈之下,给陕西凯华公司写了一封公开信,贴在工地上,不知是谁发到了华商网,引起舆论声讨和国家文物局关注。之后,陕西电视台、中国经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都对商洛市违法开发大云寺作了批判报道。  
2015年12月,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把我叫去,说年初市委抽查个人事项申报情况,抽查到我。我看到人民银行打的
单子上,有我2002年买的1万多元基金,忘了写。有老婆当年11月中旬买了2万元保险。这个保险只在保险公司放了一个周就退了,如果是年初抽查,根本不可能有这个记录。所以,我意识到某人在调查我。  
2015年8月底,文物局长给我了一份市委书记批示的大云寺保护范围调整的文件复印件,让我根据书记批示做好《大云寺保护规划》。我在搜集大云寺保护资料中,发现2010年5月,博物馆就与省文化遗产研究院签订了《大云寺规划合同书》,当年11月完成了《商洛市大云寺保护规划》文本,不知何故没有上报,导致西街数百间明清古民居被拆,大云寺保护范围没有规划保护。规划过程中,局长多次要求我在大云寺保护范围内给开发商规划商铺,东南西北四面不行规划东北两面,东北两面不行规划北面。我带着局长的意见,多次找西北大学专家协商,提出了既照顾了开发商利益,又能保护大云寺,更能提高城市品位的方案,开发商和领导都不同意。  
4月初,《大云寺保护规划》文本草稿完成,我向市文物局写了专题汇报,等了几个周不见答复,就采纳了专家意见,4月28日把《大云寺保护规划草稿》刊发于商洛日报,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以便把规划做得更科学、更完善、更富有文化内涵。规划草稿刊发后,看到的人都说规划做得好,只有同开发商利益攸关者,对我恨之入骨。打电话质问商洛日报社,还要处分报社领导。纪委调查我时,反复追问我,“为什么擅自违规在商洛日报发布《大云寺保护规划》,违反了重大事项请示报告的规定。”我不明白,大云寺保护规划为什么不能公之于众?为什么非要把开发商的门面房塞进文物保护规划!  
4月25日,市编办发了《关于成立市文物保护中心的通知》,把大云寺和城隍庙合并成立文物保护中心。城隍庙于2013年5月由编办发文合并到博物馆,到今年1月才完成合并。时隔三个月,编办又发文把城隍庙和大云寺划出博物馆。陈良和5月下旬到我办公室说药费的事,看到了这个通知,气愤地说,开发商年初就说要成立机构保护大云寺,政府果真成立了,这是官商勾结的证明。  
过了几天,陈老写了一封《一个老文物工作者致商洛文物局长的公开信——有权不可妄为》,让儿子陈书彤抄了给我看。我觉得语言偏激,在两个地方提出疑问,把原稿给书彤了。在此期间,安庆的朋友打电话问我大云寺怎么样了,我说政府不让我管了,陈老还转不过弯,写了一封公开信,顺便发给他看看。这个朋友出于记者的职业习惯,把公开信发到朋友圈,被一个文物爱好者发到了天涯论坛,华夏新网,此事我一点不知情。五月端午下午,我坐火车时翻看微信,看到省文物局负责宣传的领导给我转发了这个公开信。我立即打电话问陈书彤知道此事不,他说昨天晚上就知道了。  
7月底,安庆朋友打电话说,商洛市公安刑警大队一行几个警察到安庆调查我,问发帖人认不认识我,是不是我指使他发的,发帖者说不认识我,我也没有通过其他人找过他。警察没有发现我的“犯罪”证据,不了了之。  8月2日,纪委同商州区检察院到博物馆提走了我任馆长期间的单据,对我立案调查,还把在博物馆干活的民工叫到办案地点询问有没有给我行贿。我深深感到,某人迫不及待地要置我于死地。  
8月22日晚7时,纪委把叫去问了几个小时。问我认识不认识安庆一个姓唐的发帖人,我说从未听说过此人。问话人还诈我说,“我们有证据表明,你同发帖人有过私聊的记录,现在高科技侦查手段很先进,你要说实话。”我说,你再问我一百遍,我还是不认识,如果高科技能把假的变成真的,我自认倒霉。我不明白,这个帖子,没有造谣惑众,没有歪曲事实,更不是我指使人发的。为什么因此而对我立案调查?说这个帖子给商洛造成了负面影响,那更是颠倒事实。陈老为了保护大云寺,而某些人因为丑事被曝光要把人家儿子弄到农村去。两相比较,就不难看出,到底谁在损坏商洛形象。  8月24日下午,纪委又把我叫去,主要了解和让我检讨6大问题:“发表网贴问题”、“虚开发票套取资金问题”、“违规发放值班费问题”、“未上会研究向主管部门报告的问题”、“擅自发布大云寺规划问题”、“违规招聘人员问题”。“发表网贴”和“擅自违规发布《大云寺保护规划》”问题已在上文提到,其他问题说明如下:  
“虚开发票套取资金问题”:2014年底,我遵照文物局长争取项目的提议,想找朋友帮忙给博物馆争取些项目,花2万元钱买了3幅八尺山水画,在单位报销了。过了几个月,我觉得不符合八项规定,就把画退了,把钱还给了单位。去年底,纪委查账时,已让我写了说明。  
“违规发放值班费问题”:博物馆一直延续节假日和夜间值班发值班费的规定,我任馆长后,也延续了这一惯例。去年底,纪委查账后,文广局监察室让我写了三次说明才过关。  
“违规招聘人员问题”:违规招聘报账员和讲解员。去年下半年,报账员三次提出不干报账员了,我都没有同意,年底又再次提出来,我就给文物局分管副局长报告了,局长说,如果不想干了,要写书面申请,你们可以招个有会计证的人。根据局长的意见,我在一次职工会上让大家推荐报账员,条件是30岁以内,大专以上学历,有会记证。时隔一个多星期,没有人推荐,我通过熟人招聘了一个陕西财经学院会计专业有会记证的毕业生。 
 博物馆只有一个讲解员,没有研究人员。我去年就给文物局打报告招聘人,文物局长多次要给博物馆安排复员军人,我说,博物馆只有一个空编,还是招一个文物或博物馆专业的研究生合适。今年6月,讲解员提出10月份就要临产,让我早点考虑。我把推荐的几个人作了比较,认为电视台领导推荐的人有法门寺从业经历,比较合适,让陈书彤目测之后,就招聘进来熟悉情况。  
“未上会研究向主管部门报告的问题”:我到博物馆后,主张严格遵守《文物保护法》,保护大云寺历史文化遗产,而文物系统的某些负责人主张开发大云寺,还同开发商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我通过诉讼废除了这个违法协议,得罪了这些人,造成了凡是我提议的事,就有人反对;凡是我反对的事,就有人主张。应该上报主管部门的事,我都按程序请示报告。我在博物馆的工作,凡是有良知的人都可证明。  
从调查人员对我的“问题”上纲上线,滥套党纪条文,采用诈术逼我说出“真相”等情况分析,大有不整出问题不好交差之势。我面调查人员问话时的为难目光,我真想伪造点假问题,好让他们受到赏识。但是,党纪的严肃性不容我这样做,我所受的教育不容我苟且做人。只要我一息尚存,一笔尚在,我就会维护党纪国法的严肃性,维护我的人格尊严。最后用我到博物馆上任时写的一首《自题诗》坦露我的为人处世风格:  
天命之年入仕途,一生成败至此休。 
浮名蝇利身外事,正道直行是吾求。 

                                                      2016年8月28日

                                                保护文物遭遇纪委调查记事

    2016年8月2日,商洛市新任书记任职公示期未满,市纪委就按领导指示对坚持反对在省级重点文物大云寺保护区内建商铺的商洛市博物馆馆长刘作鹏展开调查,有关领导迫不及待地要铲除刘作鹏这个极力阻止开发大云寺保护区的“拦路虎”。
  刘作鹏于2014年7月,从商洛市委宣传部宣传科科长任上被任命为商洛市博物馆馆长。上任后,面对大云寺重点保护区被开发商占领建设商铺的现实,向市政府递交了《关于恳请市政府尽快制止侵占大云寺保护区的紧急报告》,恳求市政府领导保护大云寺历史文化遗产,制止开发商的破坏行为。从此,被开发商—陕西凯华房地产公司恨之入骨,被时任市长视为“不懂政治规矩的人”,多次点名批评,并放出狠话:“不换脑子就换人”!
  2014年8月,商洛市博物馆离休干部陈良和为了支持刘作鹏保护大云寺,用实名在华商论坛上发了《破坏大云寺大事记》的网帖,并附了时任市长违法签字批准的违法规划《西街片区旧商洛市城改造(商业步行街)总平面图》(见最后一页附图)。此贴发出后,市长恼羞成怒,指示文广新局局长周云岳把陈老的两个儿子弄到农村去。市政府和市文广新局有关领导认为陈老背后有“高人”操纵。这个“高人”直指刘作鹏。
  2014年9月中旬,《新华内参》披露了商洛大云寺保护区被开发商破坏的事实,陕西省政府领导做了批示,市长迫于无奈,才让博物馆把开发商割出去的大云寺保护区1400平米土地用围墙圈起来。
  2014年底,刘作鹏为了彻底保住大云寺重点保护区土地,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终止博物馆副馆长彭力于2013年底同凯华公司签订的大云寺《拆迁补偿协议》。2015年10月,商洛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决博物馆胜诉。
  2015年11月底,凯华公司不甘心败诉,又发起新一轮强占大云寺保护区违法行动,沿大云寺西、南院墙开挖门面房根基。刘作鹏向文广新局分管文物的副局长汇报多次,副局长派文物执法大队干涉,根本不起任何作用。有知情人告诉刘作鹏,副局长说话开发商根本不当回事,周云岳局长同凯华公司老板郑贤桂关系非同一般,他说话才有用。刘作鹏又给周云岳发信息汇报,周云岳给他踢了个大皮球:“大云寺是博物馆管理的,你们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刘作鹏无奈,只能给开发商讲道理、申明利害关系,于是,他给凯华公司写了一封言辞温和的公开信《商洛市博物馆为保护大云寺致陕西凯华公司的公开信》。
  公开信贴出去后,有人把它发到了华商论坛,引起媒体广泛关注,陕西电视台、中国经营报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了措辞尖锐的批评报道。但丝毫没易引起开发商和政府领导的重视,还仍然坚持在大云寺保护区为开发商建商铺。硬占行不通,转而在正在进行的《大云寺保护规划》上做文章,企图把市长违法批准的违法规划内容规划进《大云寺保护规划》,把违法行为变成合法行为,以逃脱法律的惩罚。
  2016年4月28日,刘作鹏采纳专家建议,在商洛日报发布了《大云寺保护规划草案》,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和建议,得到了商洛文化学者和广大市民一致好评。而文物局领导却打电话质问报社谁让发的,政府领导甚至要处分报社领导。书记指示要让文物活起来,刘作鹏公布大云寺保护规划,让广大人民群众广泛参与大云寺保护,有关领导就气急败坏地要处分这个处分那个,纪委也把这个列为老刘的一个大罪状:重大问题不请示汇报,要给予严重警告。文物保护知晓率越广越有利于保护工作,老刘有什么错误!我以为,要说老刘有错,就错在把官商勾结的阴谋暴露于阳光之下,才惹怒的领导。
  在规划制定中,文物局长周云岳多次强硬逼迫刘作鹏把凯华公司的门面房规划进大云寺保护规划。刘作鹏为此多次同文物保护专家和规划单位协调,提出了既有利于大云寺保护,又有利于城市建设和开发商利益的建议。开发商坚持要把大云寺四周全部建成商铺,政府和文物局领导坚定地站在开发商一边,采纳开发商今年2月发网帖提出的建议,把大云寺从博物馆划出去,成立专门机构保护大云寺。今年4月,市政府果然成立了“商洛市文物保护中心”,让博物馆制止原来签订的大云寺规划协议,把博物馆花了29万元做的《大云寺保护规划》作废。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