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顺其自然GG的博客

交流 分享

 
 
 

日志

 
 

巫解:张宗昌将军的诗(湿)人情怀  

2015-05-01 10:5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以后,张宗昌将军在济南火车站面对杀手的枪口时,他一定会想起写出第一首诗的那个下午。

  老实说,在那之前,他已经被想做一个诗人的念头折磨很久了。他找来《唐诗三百首》,他找来《宋词三百首》,他甚至找来了《诗经》《汉赋》《元曲》《纳兰词》。但很不幸,他不识字。

  不识字不要紧,他找来识字的给他念。可念了也白念,他完全体会不到诗里的意境。为此,他很懊恼。无数次,他在深夜里痛苦地问苍天问大地:难道我张宗昌此生真的做不成一个诗人吗?真的做不成吗?真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其形其状,颇有后世咆哮派表演艺术家马景涛之神韵,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惜,张将军的理想并不是做一名演员。

   诗人,必须是诗人。他在心中朝自己呐喊。

  在我们的时代,如果你读不懂诗,你可以读小说。如果你读不懂小说,你可以看电影。如果你看不懂电影,你可以看电视剧。如果你连电视剧也看不懂,你可以当煤老板。然后用挣来的钱投资电影、电视剧,然后搂着女明星骂诗歌、小说是狗屎,骂诗人、小说。家是傻逼,坐等逼格顿时升华。

  但在张宗昌的时代,尽管世道已经乱了,但有钱有势有女人如张将军者,依然以读不懂诗歌为耻。读不懂就是读不懂,不管他怎么努力,还是读不懂。

  读不懂还不能问人,因为他不愿意被当成傻逼:一个立志做诗人的人,却连别人的诗都读不懂,天下还有比这更令人忧伤的事儿吗?有吗?

  为此,张将军相当痛苦。

  伟大的塞林格先生教导我们说:一个不成熟的理想主义者会为了理想而高贵地死去,而一个成熟的理想主义者会为了理想而卑微地活着。张宗昌将军虽然没接受过塞林格的教导,却在内心暗合了塞林格的主义。这叫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天上人间无数。

  终于,成熟的理想主义者张宗昌放弃了玻璃心,冒着被说成脑残的危险,谦虚地请人把那一堆诗翻译成白话文,并对其中的意境做出最浅白的解释。

  不解释则罢,一解释,噌噌噌,他的火从耳朵眼儿里钻了出来。

  “什么玩意儿?一群装逼犯,明明是浅显直白的意思,非得又是意象又是隐喻的,弄成另一个意思,什么破玩意儿?”

  呸!

  张宗昌朝着李白们吐出了一口浓痰。

  戴着瓜皮帽的先生惊呆了,“这这这,如何是好?”他还不敢跑,一则收了钱,二则,张将军的枪子儿可不是纸糊的。

  所以,他只能说,这这这……

  其实,这谁也不能怪,真要怪的话,只能怪伟大的汉语。

  比如这两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先生解释的意思是:中午十二点了,农民还在地里干活。天儿太热,汗水滴了一地。这首诗表现了劳动的不易。

  张宗昌看到此诗的第一个反应却是:这是女上位。

  瓜皮帽先生很茫然,问:为什么?

  张宗昌一拍桌子,说:妈了个巴子,你够笨的。你看,汗滴禾下土,说明锄禾在下面,而上一句锄禾日当午,说明锄禾是男的。把这两句一逻辑,显然是女上位。

  先生已经顾不得太多,抱头鼠窜。

  张将军扬眉吐气。

  从此,张宗昌看透了古诗的虚伪迂腐和呆板,他决定开天劈地,重整河山,让诗歌在他这里拐一个大弯儿。

  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抛弃一切繁文缛节的狗屁枷锁,用说话的方式来写诗,即,“白话诗”。他的理念是,说话即诗。

  这个伟大的想法,像微电流一样穿过张宗昌的心房。他感觉到一阵神圣的颤抖。那种感觉,熟悉而又陌生,刺激而又深刻。细想一下,除了十三岁春夜的那一次梦遗,再也没什么可与之媲美。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在一个慵懒的午后,看完了历史大剧《楚汉传奇》后,张宗昌将军突然被灵感击中,于是,他从四姨太的身子上爬下来,第一首诗诞生了。

  《俺也写个大风的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作为一个诗歌爱好者,本人一生中读过无数的诗,但惟有这首,让我热血沸腾、呼天抢地。因此,我决定班门弄斧,对张将军的这首诗赏析一番。不敬之处,还望九泉之下的张将军多多谅解。

  首先,这首诗是口语的。尤其是“轰他娘”三字,以粗语入诗,大大拓展了诗歌语言的界限,可谓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其次,这首诗是解构的。相信大家早就已经知道了,它解构的正是刘邦的那首《大风歌》。同学们,解构啊,后现代主义啊。不谦虚的说,张将军可谓中国后现代主义的鼻祖。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第三,该诗表现了强烈的革命英雄主义、革命浪漫主义,以及浓厚的爱国主义情怀。“数英雄兮张宗昌”一句,直抒胸臆,表达了诗人舍我其谁的豪迈之气,与“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相比,更加霸气侧漏,让人不敢直视。再看“安得巨鲸兮吞扶桑”这句,矮油,我靠,钓鱼岛算个毛啊,争来争去太小气了,张将军要的是整个扶桑,即日本。使用的方式是鲸吞,我想,这应该是远远胜于航空母舰的一种新型海战武器。

  还需要有第四、第五条吗?我想不需要了。

  当然了,对于一个优秀诗人来说,写出一首好诗算不得什么。难的是,能够写出两首好诗。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张将军的巅峰之作是哪一首呢?我以为,应该是下面这首:

  《大明湖》

  大明湖,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实事求是的说,当年,本人看到这首诗的时候,内心直接跪了。同时心中冒出一个想法:行了,此后,诗人们可以不必写诗了。

  真是句句精彩啊。

  尤其最后那句“一戳一蹦跶”,动静结合,虚实相交,如梦如幻,可谓境界全出。纵观古今中外,我还未找出一句可与此句相媲美,可见其巧夺天工、欺古虐今。

  由此我也得出一个结论:张将军的才华实乃天授,非人力可为。于是敬意又增加了七分。

  好了,大家时间有限,我就不再细细地班门弄斧了。最后请容我高呼一声:伟大兮张将军。

  ——多年以后,当后世小子们一口一个“狗肉将军”叫着,更有一些不敬者,更是蔑之为“三不知将军”“张三多”,等等。面对此情此景,张宗昌缓缓地从坟墓里提起头来,向世人投去不屑的一瞥,然后平静地说:其实,我是个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